看快猫看世界

看快猫看世界 既然宸妃帮忙劝了,那皇后就不再吭声了。

她只要静静的看着宸妃表演就好了。

皇后甚至有点走神,要是哪一天,宸妃没了,那她没戏可看了,是不是会少了很多的乐趣。

横竖她和宸妃,到最后也只能留一个人的,不是她死,便是宸妃亡。

这是注定孤单啊。

“皇后你刚刚要说的话还没说完,继续说。”陛下总算还是想着皇后的,开口说到。

“是。”皇后温和的笑道,“臣妾想说的很简单,陛下的心底是不想失去小五这个孩子的,如今闹成这样是个遗憾。小五从没感受到来自陛下的关爱,便是小五那锦衣卫副指挥使的官职也是靠他自己挣回来的,并没受陛下的呵护。他毕竟是皇子,一笔也写不出两个萧字来。陛下既然已经撸了他的官职了,那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不能再改了。”

陛下听到这里见皇后抿唇,笑而不语,就蹙眉追问道,“你别卖关子,该说什么就说。”

“是。”皇后正色在陛下的面前跪下,“臣妾今日斗胆,想向陛下替小五那孩子讨要一点点封号,哪怕就是补偿他这些年在外面风风雨雨吃的苦也好。他是皇子,断然不能让堂堂的一个皇子流落在外。况且小五在锦衣卫这么多年,兢兢业业的,也从不犯错,还替陛下立下了不少功劳。便是这次平乱,小五出的力气也不比旁人少。忠勇夫人若不是小五出手,就落在了贼人手中了。小五也从没居功自傲过。陛下,将心比心,陛下对小五的关心是不是少了点呢?”

皇后的一番话说的陛下的心底五味陈杂,好像是调味铺子被人打翻了一样。

宸妃在一边听着,心底却是恨极了皇后。

皇后这般抬高小五,难道不怕小五在陛下心目之中的形象越来越好吗?难道不怕陛下真的生出了对小五的愧疚之心吗?

粉红少女心冬日暖阳美女房内唯美写真

“陛下,话是这么说不错,可是小五目无尊长,公然顶撞陛下,顶撞自己的父亲,这是小五的错。”宸妃娘娘赶紧加了一句。

皇后淡淡的看了宸妃一眼,宸妃也用目光回了皇后一眼。

“子不教,父之过。”皇后说道。

陛下扶额。

所以他就不喜欢皇后这一点,每次都说大实话,戳他的心窝子。他的确是没教过小五半分。他心底明白。但是皇后也没必要说出来吧!

“陛下日理万机,自是没那么多时间的。”宸妃娘娘赶紧替陛下解释道。

还是宸妃说话中听啊。

“好了。”陛下朝皇后挥了挥手,“你起来吧。”要是再让皇后说出下去,没准又说出什么戳他心底的话来了,他刚刚已经被自己的儿子戳了好几下,没必要再上杆子让自己的老婆跟在后面补刀。

“朕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陛下对皇后说道。“朕之前没给他的东西,现在给他就是了。不过你和那兔崽子说!叫他自己滚回来谢恩!”

“是。”皇后娘娘笑着应道,“那臣妾就替小五先谢陛下大恩了。”

真是憋气,被自己儿子给怼了,还要给他封赏,陛下真心觉得自己这一天过得那叫一个糟心。

“先别这么早谢恩。朕还是拖一拖,杀杀那臭小子的锐气,免得叫他觉得是朕怕了他了!”陛下憋气的说道。

“不知道陛下想赏赐点小五什么呢?”宸妃娘娘赶紧问道。

“还能赏赐什么?”陛下眼睛一翻,“朕这么多儿子,成年已久了,也是时候封王了!老大一家如今下落不明,忤逆叛乱的罪名多半是做实了。但是其他的皇子也都到了年纪了。朕这些日子也想了很多,如果围场之乱真是老大作为的话,朕一直压着不封王,不立太子是不是也不太好。”

“陛下春秋正盛。不立太子也没什么。横竖都是陛下的儿子。”皇后笑道。

宸妃的心底如同被猫抓了一样的难受,皇后这样说,她就不能乱说别的,“是啊。陛下想多了,孩子们不会因为这些就对陛下心生怨恨的。若是老大真的反叛,即便是陛下给他封王了,他也会反叛的。”

“你们两个的心意朕明白。”陛下深吸了一口气,随后缓缓的吐出来,“但是朕如他们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是被封王了。好了,朕今日很累,封王的事情也和你们说了。至于立不立太子,以后再说吧,你们下去好了。朕想一个人静静。”

“是。”皇后和宸妃行礼正欲离去,陛下却想起还有小四的事情,就又将宸妃给叫住了。

“你和朕说说小四和卫兰衣的事情。”他落下了面孔,对宸妃说道。

宸妃早就想好了应对之辞,就等着陛下来问。

皇后知情识趣的离开了,宸妃于是跪在陛下的面前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先将自己的儿子骂了一顿,随后又隐隐约约的将这件事情都推在了卫兰衣的那个母亲身上。

她说的含含糊糊的,越是这样,陛下就越是会去猜。

果然陛下一再追问,宸妃这才委屈的点了点头。

陛下勃然大怒,“天下竟有这么样的母亲!”他一拍桌子,“为了攀附荣华富贵,竟是连自己女儿的名誉都不要了?还算计了朕的儿子!难怪卫毅将她给休了!休的好!就应该休掉!那女人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
“陛下息怒。”宸妃赶紧劝慰道,“卫侧妃与她母亲关系很好,见不得母亲受苦,于是就来求小四,小四原本是恨这女人误人清白的,但是架不住卫侧妃苦苦的哀求,就将这个女人养在皇子府里面了。卫侧妃怀胎怀的辛苦,吃什么吐什么,小四那人的脾气陛下还不知道吗?见不得自己家人受苦的。所以即便再怎么不愿,也只能先这么办了。”

陛下的神色这才有点缓和了下来,“倒是叫小四难受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宸妃马上抹了抹眼泪,“臣妾这也是看着难受,那女人还有点得寸进尺的,如今还管起了小四的去向,小四适才心里憋闷,还在臣妾那边诉苦来着,臣妾劝说他,毕竟是侧妃的生母,侧妃如今又有身子,能忍就忍忍吧,不能不让侧妃尽孝道吧。”

“给人尽孝道也就算了,给个畜生尽什么孝道!”陛下骂道,“那女人还有脸管小四的去处,你叫人给她带一个口谕,小四那边不少她一口饭,但是要认清自己的身份!若是将为侧妃也给带歪了,别怪朕翻脸无情!”

“是。臣妾替小四多谢陛下。”宸妃大喜,赶紧跪下谢恩。

“恩。下去吧。”陛下这才挥了挥手。

等出了御书房,宸妃这才暗自长出了一口气,她早前叫小四将那个女人放在皇子府里面养着,果然是对的。如今不光将那个女人抓在手里控制起来,防止她出去乱说。更是在陛下面前替小四挽回了一点点的声誉和面子。

天下父母,儿子都是自己的好。

陛下也不例外,若是真的找个人来当替罪羊,很容易就宽容了自己的儿子。

宸妃深知这一点。

那女人如今在皇子府里,身家性命都捏在小四的手里,以后断然是不会乱说的。

这事情就算是翻过去了!

宸妃回宫的时候,走的甚是畅快。

陛下真的打发了高公公去卫府询问卫箬衣的状况,顺便询问了一下要如何处置拱北王府一家。

卫箬衣还真的犯难了。

她也不可能和陛下撒泼开口一定要要了拱北王妃的命。

于是她就小声的询问了自己的父亲。

卫毅的意思,拱北王府必须做出赔偿,至少那个出事的温泉和茶场要归了镇国公府。毕竟那温泉对老夫人的身体真的有益,何不借此机会直接要过来。

这是一大片产业啊,让拱北王府割舍出来,也是狠狠的剜了一记拱北王府的心头肉。

至于其他的,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毕竟那是陛下的堂兄,皇室宗亲。

卫箬衣也觉得不错,于是就和高公公说了。

等到入夜时分,卫毅来看过卫箬衣离开之后,卫箬衣才刚刚躺下,就看到卫庚从窗户外面跳了进来,单膝跪地说道,“郡主,五皇子殿下来了,您是见还是不见啊。”

卫箬衣一直都在等着萧瑾,听闻他来了,自是笑的合不拢嘴。

矜持,矜持,她清了一下喉咙,“问问他可有什么急事?”说完之后,她就将脸蒙在被子里面笑成了一朵花。

他要是敢说没急事,等她好了,一定出去将他打成猪头!

“有的。”卫庚说道,“五皇子殿下说有很重要的事情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卫箬衣再度无声的蒙着被子哈哈一笑,等笑够了,这才将自己整理妥帖,对外面的卫庚说道,“让五皇子殿下进来。你们都在外面替我守好了。莫要叫人进来打扰了五皇子殿下和我说要紧的事情。”

卫庚虽然应了一声,“是。”但是还是默默的在心底长叹了一声,他再度从窗户跳出去,心底腹诽,他们郡主啊,难道笑成那样当他眼瞎看不到吗?明明想见五皇子殿下想的要命,还假装什么大尾巴狼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