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不能移除

前后不一的态度让李沉舟哭笑不得。

两人一走,屋里的老头老太太们顿时说起了李沉渊这个小伙子来,倒是十分看好他;这也让李开国很不是滋味儿,李沉渊这小子是好,可是他的孙女儿是最好的呀!

“舟舟,要不我一个人去接人,你回去歇着;早晨的天儿风大,吹在脸上刮的疼。”走出家门后,李沉渊有些后悔带着她出来了。

李沉舟摇摇头,俏皮的莞尔一笑,“不怕,我有灵力护体,这点风小意思。”

李沉渊无奈一笑,揉了揉她尚且暖和的脸颊,这才放心了,把她护进怀里,“走吧!”

“哥哥,你战友会来几个?”

“罗建弘他们都会来,另外还有应师长、成师长他们应该都会来。”

李沉舟卷着嘴,“嗯,那得早点安排住宿,临时安排恐怕得抓瞎。”

“没事,给他们安排在村子里的人家住就行;到时候给他们一些钱当住宿费。”李沉渊好笑的瞅着她,“你不会以为我要让他们住在家里吧?”

“不是吗?毕竟是你的战友啊!本来就该住在家里的。”李沉舟撇嘴。

李沉渊轻笑,“今天来的客人多,就是几位伯母婶子娘家那边来的人都不一定能住的下;不可能把老四他们安排在家里的。”

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。

白衣女郎林中娇笑极致媚人

“只是,这样安排不会失礼?”

“不会,大当兵的没几个小心眼儿的,他们都能理解;办喜事的时候家里住不下也是有的,别胡思乱想。”

两人说着话,一会儿讨论这个话题,一会儿讨论那个话题,想起什么就说什么;到李家堡大门口的时候也没停下来,见人还没到便继续说着他们的悄悄话。

等了好半响,眼看着一个小时都过去了,人也还没到;李沉渊到就近的人家借了一根凳子过来,两人坐在门口等。

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才看到一辆牛车驶来。

“哥哥,是建婷他们到了,一凡也来了。”李沉舟敏锐的抬头看去,一眼就看到了牛车上的几人。

李沉渊牵着她起身迎出铁索桥外。

“老大。”

“首长。”

向阳拧着他自己的包跑在前面,罗建弘和罗建婷、罗一凡、成师长、应师长拧下牛车上的包裹紧随其后,封国麟下车的时候顺便把牛车钱给付了,这才跟了上来。

“老大,我们来晚了,倒是让您亲自来接我们了。嫂子好,劳累您了,看我们来一趟还得让您大冷的天出来走这一趟。”向阳嬉皮笑脸的说着客套话,行动间却是很是熟稔。

李沉舟莞尔轻笑,“你们能来我和哥哥就很开心了,大家都堡吧!到家里暖和暖和。”

“嫂子,我们可不冷,一路上虽然有冷风刮着;可是也有太阳啊!一点都不冷,不过,嫂子啊!您还是这么温柔,老大有福气啊!”向阳嬉笑着调侃。

李沉渊倒是认为这话很对,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。

封国麟和罗建弘二人看在眼里,对视一眼后,相视而笑,“老大,我们知道您现在很高兴,心情很愉悦;但您也别表现的那么明显呀!看您现在这眼睛里都赤.裸裸的表露着,我很幸福这四个字。”

“是吗?”李沉渊眼里的笑意一敛。

“是呀是呀!”向阳在旁附和。

李沉渊干咳一声,“好了,大家都进堡吧!”

“老大羞涩了,成成成,我们不调侃老大了。”向阳哈哈大笑。

李沉舟笑着摇摇头,“走吧!进堡再说。”侧身和李沉渊一起带着他们进李家堡。

一行人走进李家堡,向阳不由得连连感叹,“李家堡怎么看都像是老建筑了,丝瓜视频不能移除嫂子,您家这地方以前是不是一个大家族什么的?一看李家堡就这里面住着的基本都是姓李的。”

能以姓命名,在古代那是豪绅、上了流派的大家族和隐世家族才有的;更何况从外面看李家堡就知道李家堡的年头不短,再加上李家堡那坚固的逞城墙,别说,还真像一个古代的小城池。

“对,以前是大家族,现在也可以说是家族;但是大家都化整为零了,各自过各自的生活,彼此平时不干扰,各家是各家了。平日里大家既是家族亲戚,又是乡邻,大家处的还不错。”李沉舟简单说了一下情况。

“果然,还真让我猜中了。”向阳笑的得瑟。

“这种事情还用猜吗?”封国麟冷眼一瞟,毫不留情打击他,“从李家堡三个字的笔锋就知道,能写下这三个字的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;那笔锋没个四五十年练不出来,而且那字很有些年头,起码得有一两百年了吧!经过风吹日晒后,李家堡三个字变得浅淡了许多,但是那字的笔锋和风骨一点没被影响,反而增添了沧桑之感。”

向阳被泼了一盆冷水,好不可怜的摸摸鼻子,“老二,我知道你能耐,家族渊源嘛!谁叫你家以前是古董收藏大家呢。这种事情难不倒你,可我就不同啊!我家以前就是个玩政治的,不能比。”

“呵……”封国麟轻嘲,简直就是呵你一脸的节奏。

罗建弘听着他们说话,只是摇摇头,专心的打量着一路走来的李家堡风采。

罗建婷窥了一眼护着她师傅的沉渊师伯,还是忍不住去拉她师傅的手,“师傅,您家好大啊!刚才我看到这个堡垒就惊呆了;还有那铁索桥,跟传说中的那种悬崖峭壁上的铁索桥不一样啊!”

“这里虽然是师傅的家,可是师傅的家只是占了一个地方而已;其他地方可都是家族中人的,你这话在外面可不能说,免得让人误会。”李沉舟凝神看了看她,岔开话题,“我看你的修为倒是精进了不少,快炼气二层中期了吧?”

“还没有呢,师傅,我感觉炼气二层中期怎么就进不去。”罗建婷听了修炼的事情,忐忑的低下头,也顾不得看李家堡了。

一个小阶层,往往也是需要契机的。

“没事,那说明你的心境修为不到,而且修炼不是偏居一偶就能行的;要是有机会,让你哥哥带你出去走走,修行中人最忌讳的就是心境和自身修为不能相辅相成,那会后患无穷的。”

李沉舟轻声细语的和她说着话,对她问出的问题也一一细心解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