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免费涉黄的软件下载

虽然在风浪区时, 一行人被折腾得够呛, 但看到即在眼前的狂风谷,那些算不得什么了。

峡谷两边是高大的山脉,山体相连, 在海平面上, 呈现一个拱形的入口,从此入口进去,便是狂风谷。

船在平静的海面航行, 一路顺风顺水,很快就抵达峡谷前。

从峡谷深处吹来的风, 带来几丝凉意。

当船驶入峡谷口时, 只听得唰啦一声, 上方似乎有什么东西飞过。头顶的光线被峡谷遮住, 周围的环境变得有些昏暗, 甲板上的修炼者抬头看去, 很快就看到上方的岩石缝中慢慢地浮现点点红色光点。

那些红光宛若镶嵌在黑布上的红色星子, 盯着他们。

司空嘉和小声地和身边的新朋友——万俟天奇说:“上面那些是风属性的吸血蝙蝠, 它们的速度非常快, 很少有修炼者能看得清它的飞行轨迹, 并不好对付。不过你们不用担心,船上有防护罩,它们无法突破防护罩, 无视它们就好。”

船行到半途时, 便有吸血蝙蝠俯冲下来。

它们的速度极快, 御风而来,以人王境修炼者的眼力,甚至无法及时捕捉它们的飞行轨迹,可见它们的速度有多快。

不过这些吸血蝙蝠最后都被拦在防护罩外,啪啪啪地摔在那儿,难再进一步。可能是它们的速度太快,撞在防护罩时,被撞得头晕眼花,一时间竟然没有再飞起,而是沿着防护罩坠落到水中。

一群吸血蝙蝠不要命似地俯冲下来,啪啪啪地撞着防护罩,等它们发现如何都无法突破防护罩,顿时生气了,纷纷飞在防护罩外,朝着船上的人张牙舞爪地叫着,吱吱声不绝于耳。

船上的修炼者看到吸血蝙蝠朝他们张开一口尖牙,都有些庆幸船上有防护罩。

美女超可爱超清纯

这些吸血蝙蝠的等级虽然不高,但数量太多了,而且它们还是风属性的妖兽,速度快得惊人,难以捕捉,要是赤手空拳和它们斗,只怕不死也要被吸掉一层血。

吱吱的声音越来越多,不一会儿,整艘船都被吸血蝙蝠包围住。

它们虽然不能进来,但这么一大群跟着船跑,将船密密地困在蝙蝠群中,容易造成视线的盲区。船中的无双门的修炼者纷纷跑出来,看到这一幕,便朝防护罩外投火符,将吸血蝙蝠驱赶走。

在火符的攻击下,吸血蝙蝠吱吱吱地叫着,不敢再围着船,不过仍是远远地跟着。

船在峡谷中行了半个时辰,终于离开峡谷,那群紧追不舍的吸血蝙蝠也终于离开。

万俟天奇暗暗地松口气。

被一群红眼睛的吸血蝙蝠当成食物一样盯着,压力山大,要不是相信它们无法突破船上的防护罩,都忍不住出手攻击。

然而,船驶出峡谷的瞬间,又被袭击了。

袭击他们的是一群穿着黑色斗蓬的修炼者。

轰隆的爆炸声不绝于耳,整艘船在水中摇晃起来,颠簸不休。不远处的地方,有修炼者拿着一件灵器,不断地攻击船上的防护罩,欲要将防护罩毁掉。

这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,船上的人根本没反应过来。

“尔等何人,为何偷袭我们?”无双门的一位人王境的修炼者高声喝道。

袭击的修炼者并不多言,沉默地攻击,虽说大多数的攻击被防护罩挡去,但以这种情况,再不反击,船上的防护罩很快就会被攻破,届时这条船可能会被他们击沉。

无双门的修炼者纷纷跑到甲板,护在司空嘉和身边。

司空嘉和又惊又怒,气得骂人:“不管你们是谁,敢惹少爷我,都去死!”

当即命令船上的无双门的修炼者,准备回击。

船上的无双门的修炼者大多数是人王境的修为,这也是无双门的门主特地挑选在儿子身边保护他的,此时面对不知名的袭击,他们依然不慌不忙,纷纷御剑从防护罩飞出去,和外面偷袭的修炼者打在一起。

楚灼从储纳戒里拿出碎星剑,也和其他修炼者一起冲出防御罩。

“楚姐,小心啊。”万俟天奇站在甲板上叫道,要不是在船上,他都想叫出炼云龙藤将这些偷袭的一窝端了。

司空少爷正生气有人胆敢惹到少爷他头上,发现楚灼竟然跟出去,马上叫道:“楚姑娘回来,别和那群蛮人拼,让他们去就好……”

在司空少爷心里,美人是要保护的,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,就让他们男人去就行了——至于焚月宫那群女人每次出去打打杀杀时,他一向装作看不到。

可惜楚灼此时已经来到防御罩外,很快就对上一个身披黑色斗蓬的修炼者。

楚灼手中的重剑划过半空,剑芒闪过,已然将那修炼者身上的黑色斗蓬挑开,看到那修炼者的脸——当然是不认识的,于是继续一剑抽上去,简单粗爆地将人抽到水里,然后又反手一剑将身后偷袭的修炼者捅了个对穿,接着优雅地侧身,避开那喷溅而来的血。

看到这一幕的司空少爷:“…………”

于是司空少爷默默地闭上嘴巴,继续关注外面的战斗。

有无双门的修炼者和楚灼出手,很快就解决那些偷袭的人,并留了两个活口,将之押到船上,准备审问。

“你们是何人?为何袭击我们?”无双门的修炼者将一道灵力拍入他们的经脉,喝问道。

不属于自己的灵力进入体内,那经历是十分痛苦的。

那两人闷哼一声,但仍是不说话,只是看着他们冷笑。

司空嘉和郁闷地道:“怎么又是这种硬骨头?拖下去用刑,一定要问清楚!”

等无双门的人将那两个修炼者拉下去后,司空嘉和小心翼翼地凑到楚灼他们面前,小媳妇般地说:“两位前辈,让你们受惊了,你们放心,这等偷袭之辈不足为虑。”

刚打了一架的楚灼擦试着她的重剑,朝他笑了笑。

碧寻珠依然是眉目清冷,没理他。

只有万俟天奇一脸担心地说:“司空兄,看他们的样子,好像是有备而来的,莫不是来寻仇的?”

司空嘉和义正词严地道:“一定不是,我这么正派的人,从来不和人结仇的。不过我听说每年狂风谷的风龙出世时,都会有很多修炼者过来浑水摸鱼,杀人夺宝不在话下,不小心就会着了他们的道。”

听到这话,在场的人忍不住斜睨他一眼。

这位少爷说这种话时,不觉得很羞耻么?

要是他真的从来不和人结仇,碧寻珠是如何将他拎上船,并让他们开船出海的?

万俟天奇一脸恍然,当即明白司空嘉和怎么会带这么多下属一起过来,看来这位少爷确实和很多人结仇。

楚灼突然开口问,“我们刚到,什么都没得到,他们现在出手,是不是太急了?”

司空嘉和瞬间卡壳。

她说得好有道理,但他真不知道啊。

无言以对的司空少爷只能红着脸,默默地缩在一个下属身后。

无双门的人很快就将审问的结果送上来,原来这守在峡谷入口袭击他们的,是焚月宫的仇人。那仇人知道焚月宫宫主之子司空嘉和要来狂风谷,早早地在峡谷口安排埋伏,最好将人斩杀在此。

司空嘉和听完后就怒了,“敢惹本少爷,都弄死了。”

下属道:“少爷,他们还说,为了能在狂风谷将您斩杀,谷中也安排了杀手,只待你前往。看来此行十分危险,不如咱们回去吧?”

要是这位少爷在狂风谷出点什么事,只怕无双门和焚月宫都要炸起来。

司空嘉和那是能劝的主么?越劝越生气,问道:“他们可有说和焚月宫所结的仇为何?”

“没有,他们不肯说。”

司空嘉和冷笑一声,“只怕又是做了什么亏心事,被我娘灭了,没办法找她麻烦,就想找到本少爷身上。”

“是啊,少爷,所以我们还是回去吧,反正现在才到狂风谷……”

“不回!”司空少爷狂拽地应一声。

然后等他回头时,瞬间变成一个怂哒哒的小媳妇,小心翼翼地凑到事不关已的楚灼等人身边,弱弱地道:“楚姑娘,碧前辈,晚辈能不能请你们帮个忙?你们放心,晚辈会给酬劳的。”

万俟天奇很快就明白他的用意,“你想请楚姐和寻珠哥给你护航当保镖?”

司空少爷软哒哒地点头,一脸期盼地看着楚灼他们。

少爷他嚣张惯了,现在有人打上门来,若是让他这么怂逼地返航,要是平时就忍下了,但现在有碧寻珠等人在,他怎么可能这么怂逼?

当然是找更厉害的人护航,一路杀进去啦,这才符合少爷他的行事作风。

万俟天奇顿时不高兴了,“我家楚姐和寻珠哥可不是你们能请得起的。”

听到这话,无双门的人有些不开心。

虽说碧寻珠的修为让他们忌惮,但他只是一个人罢了,难不成还能和沣泽大陆的四大门派比?作为焚月宫和无双门的继续人,司空嘉和的重要性可不是常人能比的,在他们心中,司空少爷比这群人都重要。

“别急着拒绝嘛。”司空嘉和忙道:“我有狂风谷的地图,还有可以收伏风龙的龙羽铃,我都可以给你们。”

“少爷,不可……”

司空少爷任性地说:“有什么不可以的?我和他们是朋友,我想送给朋友不行么?”

下属们无奈地看着他,觉得跟着这位少爷比他们修炼还要累人。

万俟天奇等人也无语地看他,他们几时和这位少爷成为朋友了?这种被单方面成朋友的感觉……真是一言难尽。

司空少爷屁颠屁颠地将狂风谷的地图和龙羽铃递给万俟天奇,然后眼巴巴地看着他们。

既然要请一个人皇境修炼者护航,自然要拿出相应的报酬,所以司空少爷并不吝啬这两种在沣泽大陆的人看来是至宝的东西。

有舍方有得,他一向看得很开。

楚灼看了一眼地图,发现无双门绘制的狂风谷的地图确实非常详细,值得一观。

至于那龙羽铃,此乃收伏风龙之物,是无双门的至宝,听说数量不多,在无双门中也不过十个,因为疼爱这儿子,无双门门主才送个给他玩,哪知道这不孝子转手就送人。

龙羽铃看起来就像成年人的拳头般大的铃铛,紫砂般的外壳,是一个哑铃,晃动时并没有声音,唯有将风龙收伏进去后,方才会发出声响。

楚灼看过后,将龙羽铃递给碧寻珠。

碧寻珠将这两者看过后,朝司空嘉和道:“行,我们接受你的委托。”

司空嘉和马上高兴起来,先是朝他们笑得一脸乖巧,等转过身面对那群下属时,又变成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,“哼,现在有碧前辈他们在,看谁还敢来找本少爷的麻烦。”

无双门的修炼者们默默地看着他,也不知道是该为有一个人皇境的修炼者为他们少爷护航而高兴,还是为本门的至宝就这么被送出去而伤心好。

船离开峡谷口后,两边依然是一片山壁,时不时能见到露出水面的山体,越往里面行去,周围的地势越是开阔。

“现在只是外围地区,没什么好东西,你们可以先在此休息半日,过了这段地带就好。”司空嘉和解释道。

碧寻珠也不客气,拿着那龙羽铃,重新返回船舱。

万俟天奇留在甲板上和司空少爷聊天。

“司空兄,焚月宫的仇人很多么?”

“很多,不过你放心,我娘从来不滥杀无辜,她杀的都是该杀之人,像那些虐杀妻儿、辱人-妻女的奸邪之徒,我娘杀他们是应该的吧?”司空嘉和反问。

万俟天奇点头,“理应如此。”

“所以就是啦。”司空嘉和摊手,“你别看焚月宫的名声不怎么好,但我娘真的是个好女人,不然我爹也不会追了她一百年,并且答应入赘焚月宫。”

万俟天奇:“……你爹真伟大。”

“是啊是啊,我爹牺牲可大了,但他愿意啊。以后我找到合心意的姑娘,我也要追她一百年,直接入赘。”司空少爷高兴地说。

万俟天奇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周围的下属埋下脸,看来以后无双门要另寻继承人了。

***

船舱里,碧寻珠拿着那龙羽铃,神色有些变化。

“寻珠,你认识这东西?”楚灼问道,刚才她就发现,在司空嘉和拿出龙羽铃时,碧寻珠的神色就有些不对。

也因为如此,所以她没有反对司空嘉和的提议。

碧寻珠嗯一声,手指摩挲着龙羽铃,说道:“这炼制龙羽铃的材料,应该是羽龙的翎羽。”

“羽龙?”楚灼有些惊讶。

蹲在她肩膀上的阿炤也抬头看过来。

碧寻珠见状,将龙羽铃放在桌上,阿炤跳过去,用爪子拨了拨,陷入沉思。

楚灼一脸疑惑,“寻珠哥,有什么不对么?”

碧寻珠摇头,然后又点头,“也没什么不对,我只是想起一件往事。”

“是什么?”楚灼有几分兴趣,两辈子碧寻珠都保持着一种高冷的神秘,她还没从他那里听说过什么往事呢。

碧寻珠看一眼阿炤,说道:“当年送我那团气的人,身上便佩戴着一支羽龙的翎羽。”可以免费涉黄的软件下载